宅属性 新鲜事 极客范

关于人为什么失去了阴茎骨

说个事儿。

最近我瞅见了不少从生物学角度来谈论人类的性行为和性特征的网文。这本来是很好的角度,我一直觉得讨论人类行为而完全不涉及人的生物性是欠缺的。

但是生物角度有一个陷阱。那就是,你读的时候容易觉得这是在描述科学事实因此放松了警惕。不是的。这世上一切东西都可以成为偏见的载体,以科学为幌子的载体尤其隐蔽、尤其糟糕。

今天我刚好看见了一篇文章。这里面有这样的段落:

“那么,阴茎骨有什么作用呢?南度老师在他的那篇文章中总结了阴茎骨的五个功能:一是助力交配,可以快速插入,迅速完成射精;二是冲破别的雄性交配过后在阴道内留下的凝胶状阴道栓,强力刺破前任留下的封锁线;三是阴茎骨弯曲的造型可以对阴道产生强烈的刺激效果,从而促使雌性迅速排卵;四是在发情期可以无节制地交配,起到霸占阴道的作用,根本不给别的雄性可乘之机;五是可以作为强奸的工具,迅速突破紧闭的阴道,实现霸王硬上弓式的交配。可以说,有了这根骨头,阴茎勃起的主动性和反应速度都大大增加,在交配机会稍纵即逝的残酷性竞争中,拥有这个性交利器无疑会大占便宜。而没有阴茎骨的人类阴茎的勃起完全依赖充血。”

看着好像很合理吧?都是在阐释科学吧?

——那我问你,既然是这么好的东西,为什么人类的阴茎骨就消失了呢

文章作者只好给出了一些纯属扯淡的脑洞,比如说人类文明诞生之后人类因为弗洛伊德式性压抑,把有阴茎骨的阴茎都切掉了或者把这样的人都杀死了,于是把它给搞没了。

但事实上,如果你去查一下文献,看一下阴茎骨在不同物种里的分布状态,会发现它根本就不是一个有了大占便宜、没有就大吃亏的东西。《皇家学会会刊B》去年年底正好刊了一篇论文( DOI: 10.1098/rspb.2016.1736),作者重建了阴茎骨在哺乳动物里的演化过程,发现阴茎骨有两个有趣的特征:第一,交配时间较长(超过3分钟)的有阴茎骨,而较短的多半没有。(不要被A片骗了,从插入算起,人类交配平均不到2分钟。)第二,雄性对雌性的性竞争越强烈,阴茎骨越可能出现,并且也越长。

换句话说,阴茎骨只在有些条件下有好处,另一些条件下没有。

那交配时间长和性竞争激烈,这些适合阴茎骨存在的条件,都意味着什么呢?

不同的动物有非常不同的交配制度。其中一种状态是,雄性为了雌性而展开竞争,但雌性在这个过程里是消极的,是被赢家抢走的对象,自己在交配过程里的主导权很弱或者没有。在这样的状态下,有一根阴茎骨来维持长时间、高频次、强制性的交配,对雄性是很好。如果交配时间太短、频次太低,那么一个雄性交配完了,下一个立刻赶上来,双方就得展开惨烈的精子大战,所以得尽量把持全过程长一些,让别人的精子没有可乘之机。

但人类不是这样。再说一遍,人类不是这样

虽然社会创造了各种各样关于经济和社会地位的婚姻关系,但是从生物学角度来看,人类是相当接近于一夫一妻制度,人类女性对自己躯体的掌控和很多别的物种比起来是很强的。人类女性通常一段时间内只会和一个男性交配,所以直接的性竞争非常弱,也没有很长的交配时间,论文作者Matilda Brindle认为这是人类的阴茎骨消失的原因。

现在回过头来看开始引用的那部分描述。“有了这根骨头,阴茎勃起的主动性和反应速度都大大增加,在交配机会稍纵即逝的残酷性竞争中,拥有这个性交利器无疑会大占便宜”——这写的恰恰是一个掠夺式性关系的世界,是一个一切被阴茎主导的世界,在这里交配的成功完全取决于雄性能否快猛狠准地抓住机会,而和雌性的意愿、接纳与选择权没有任何关系。在这个世界里,雄性是全然积极的,雌性是全然消极的。

然而,这个世界是我们的世界吗?

它绝对不应该是。 以生物学的角度它也的确不是。可人类是一个能用文化改变生物性的物种。在很多时候这是好事,但也有的时候,人所创造的文化可以成为恶的工具。那个曾经发明了裹脚、发明了男尊女卑、发明了玻璃天花板、发明了杀害女婴的力量,依然在寻找新的发明,甚至还在征用生物学作为“论据”,不顾阴茎骨事实上在不同物种里的分布特征,把想当然的好处和想当然的世界炖成一锅粥。

但它错了。

作者:Ent_evo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