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玩具

即便没法对霸凌说“不” 也可以选择不做起哄的帮凶

Campus bully,校园霸凌,远比我们新闻看到的那些典型的暴力事件或者没有下限的捉弄普遍。我现在印象比较深的自己目睹过的校园霸凌,有三件。

第一件
小学时,班上有个女孩,家庭并不富裕,同时学习也不好。听说她的父亲还是母亲,靠收废品补贴家用。有时候她身上会有奇怪的味道,总被同学们嘲笑。考试成绩很差,上课睡觉,被老师全班点名批评好几次,还被老师起外号叫成“垃圾妮儿”。从那以后,没有人愿意挨着她。小学生站路队回家,一般是排成两列,走到学校规定的家长可以接送的区域再解散,两列孩子手牵手唱着歌走。她总是声音很小,除了我没有别人愿意跟她牵手走。我的性格比较软弱,但小时候成绩很好,老师总表扬,即使家里比较穷,并没有人敢欺负我,所以我对她示好,别的同学也不能把我怎么样,但总有调皮的男孩子跑来问我:“你怎么和她站一起啊!她是垃圾妮儿啊!”老师本身言行不当,对霸凌也起到催化作用。

第二件
初中时,班里有个姑娘,长得不美,发育略早,是后来留级过来的,学习不太好。青春期的孩子对美丑有了直接粗暴的理解,对和自己不同的身体也充满敌意。她上课被老师叫起来回答问题,立刻有同学把她的凳子悄悄搬走,结果她无知无觉坐下时倒在地上,引起一阵哄堂大笑。那时候我坐在她后面,帮她把凳子搬回去好几次,尽量不让她出糗,她会很小声跟我讲“谢谢”;但每次我帮她的时候,旁边的男生就很过分的咳嗽,表示不满,跟我使眼色。当然,初中时我的成绩也还好,仍然没有人能把我怎么样。有时看着她被欺负我会感到难过,她遭受的捉弄和敌意完全不是她自己的问题,她并没有对周围造成什么威胁,仅仅是,周围人以貌取人,不喜欢她,看她不顺眼。凭什么?

第三件
在高中,同样是个女生,同样不美,但是声音特别嗲,而且总会说一些要做美丽的姑娘要爱笑这样的话,被周围的人认为是“丑人多作怪”。很多同学会故意跟她对话,目的就是引诱她说:“爱笑的女孩是最美的”然后让她挤出一个不怎么美的笑容,再趁她背过去时哈哈大笑。我可以百分之百确定,她能听见这种恶意的笑声。可是没有人关心自己的嘲笑会带给她什么伤害,而她也只是想给自己定一个目标努力达到而已。

年少的群体,没有接触过完整的社会规则,道德体系没有完全建立,充满恶意。单独一个孩子,怂,没判断力;许多孩子,会变得恶而没有判断力,霸凌的原因很可能只是,那个人和我们不一样。有了旁人的喝彩起哄,他们可以把一点点恶作剧做成巨大的伤害,只是为了证明他和群体的观点一致。而那时我从没有做沉默的帮凶或者旁观者,这是值得骄傲的。我希望以后能够不必用“打回去”教育孩子——如果每个家长都明白,沉默的旁观即是帮凶,暴力不是解决霸凌的根本途径;如果家长让孩子明白,每个人都可能和他人不同,这不应该成为被霸凌的理由……根本上,还是教育方法的问题。

来源:SwanSong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