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客范 美图

关于 160 年来设计如何改变我们的生活,上海这场展览都提到了

被第二次工业革命席卷的 1880 年代,设计可靠的传动链条仍未问世,增大驱动轮的尺寸成了为自行车提速的唯一办法,这让它们的前后轮比例严重失调,整辆车的造型也显得尤为古怪。不过在当时,无论是 58 英寸的高低轮自行车,还是适合女性着裙装使用的三轮手压自行车,都是摩登事物。

毕竟,那时尚未有亨利·福特推出的流水线批量化生产,手工制的汽车距离普通大众仍然十分遥远。即使将时间再往后拨二三十年,你仍会觉得当时人们的生活方式有些“原始”且“滑稽”。

黄铜质地的汽车车头灯,像极了马车灯。汽车喇叭呈小号形状,有八个出声孔、三个活塞和一个橡胶球。铝制的便携式打字机,并不那么轻便,在当时仍是商务人士的一种身份象征,普通人还用不起……

这些新奇有趣的工业设计品,在往前倒推的 160 年间,还有不少。你能从中找到一些源头,比如衍生出极简主义的包豪斯风格;能看到一些博弈,比如 19 世纪后期源自英国的艺术与工艺运动(Arts & Crafts Movement),力图改变工业革命中设计与制作分离的状况;还能找到一些有意思的联系,比如德国的日默瓦旅行箱,设计灵感来自飞机表面的沟槽设计,这让其在减轻重量的同时,能极大地提升稳定性。

那句被反复提及的“设计改变生活”,在上海汽车博物馆举办的这场“造物之灵——工业设计 160 年特展”中,可以找到不少印证。

160 年的时间被拆分成五个阶段:第一次工业革命结束至一战前,一战开始至二战前,二战至上世纪 60 年代,上世纪 60 年代至 80 年代,以及上世纪 80 年代至今。

按照大众所熟悉的年代划分方式,上海汽车博物馆文化研究中心的策展团队试图呈现工业设计从第一次工业革命机械化大规模生产开始,到二战前工业设计的萌芽,再到战争中的磨难及战后的复兴与繁荣,直至如今的智能化与多元化,是如何在办公、出行、家居生活、娱乐等方面,影响人们的生活。

根据策展人沈丹姬的介绍,以如此长的时间跨度来梳理工业设计的展览,在“国内是肯定没有的”。而对于上海汽车博物馆来说,这也是其自 2007 年正式对公众开放以来,举办的第一个相对完整的主题展。

过去,馆内一至三楼的空间,设的都是介绍汽车发展的常规展;零星的工业设计展品,有时会配合同时代的汽车一起展出,以营造特定的时代感。建馆十年,在 2015 年举办过一次小规模的 F1 赛车临展之后,随着嘉定区交通的完善以及博物馆人流的增多,沈丹姬说,他们想要尝试一点新的。

在咨询了同济大学设计学院研究工业设计史的教授之后,策展团队最终选取了工业发展最为迅猛的 160 年,来讲述与大众生活紧密相关的工业设计。

新开放的四楼展厅,约有 700 多平方米;划分出的五个展区,使用了五种不同的色调以呼应不同时期的设计风格。沈丹姬说,展厅的设计采用的是德国设计师的方案,力求简洁,以突出展品。展品的陈列,用她的话说,“比较大胆”:有不少都是“裸露”的,未设防护措施。

 
三分之一的展品是博物馆原先收藏的,剩下的三分之二则是在策展的过程中,从国外陆续购买的。购买的过程没有想象的顺利,年代久远的展品,有些难辨真伪,而一些经典的家具藏品由于卖价过高,最终不得不放弃购买。

而在权衡藏品的代表性、保养状况、类型的多样性以及与人们生活的贴近程度等条件后,最终展出的 100 多件工业设计品,仍有不少可看之处。

1851-1914:在手工与机械之间摇摆

Christopher Dresser(克里斯托弗·德莱赛)据称是世界上第一位独立设计师。19 世纪下半叶,他为许多公司设计过镀银茶具。展出的这套德莱赛镀银茶具套装,设计于 1887 年,其简洁造型与大多数古典风格的手工制产品非常不同;而对于工业时代来说,这无疑更便于生产。

 

尽管批量生产给人们带来了不少好处,但对手工质感的痴迷,仍然很难舍弃。这种情绪,至今仍有,毕竟更费时费力的手工制造,尽管不一定意味着高品质,但多少都和独特甚至奢侈挂钩。比较典型的是这把托奈特 14 号座椅(复制品)。这把曲木家具,是当时工业化批量生产的一个经典代表。不过用藤条编织的座面以及实木的弯曲度,带着手工制作的观感。

托奈特 14 号座椅(来源:gadgets
组成方式(来源:kubbenim

直到亨利·福特在 1908 年首次推出 T 型车时,人们才更切实地体会到批量化生产的魔力。过去手工定制、只有富人才能使用的汽车,如今被设计得更为简洁、结实还便于修理,最重要的是,普通人也开始有能力支付购买。尽管流水线的作业方式在日后引起了许多争议,但在那个时代,没人能够否认它是奇迹的缔造者。

T 型车模型

1915-1940:装饰艺术与包豪斯设计并存

如果看过《了不起的盖茨比》,你不会对这辆奥本 851SC (Auburn 851SC)感到陌生。大车身、色彩鲜亮浮夸、马力十足,是那个时代美国汽车的典型特征。而奥本是当时美国极为典型的豪华汽车品牌。

它的设计力求拉风:外观设计极为奢华,除了颜色抢眼外,还使用了不少散发土豪气息与不羁感的金属镀件;性能也很出众,马力大,据说可以和赛车比拼速度。

 
 

这个时期的美国汽车设计,走的是高调的装饰艺术风格,相比之下,欧洲车在择色上,就明显保守很多。当时对美国汽车设计产生重大影响的一个人物,是哈利·厄尔(Harley Earl),他对艺术色彩的研究,让汽车有了许多可供选择的颜色,并推动了通用公司的急速扩张。

即使是一台儿童三轮脚踏车,美国人的设计也极为考究。使用和汽车一样的鲜艳配色,车身呈流线型,而弧形的车把手是仿造飞行器的方向盘设计的。

同时期的欧洲,盛行的是低调、简洁、强调功能性的包豪斯设计。其中一个典型的代表是外表极为普通的康登台灯(Kandem Desk Lamp)。

这盏台灯设计于 1934 年,设计师很特殊,是包豪斯学校的第一位从事金工设计的女性设计师玛丽安娜·布兰特(Marianne Brandt)。而这款配色单一、造型简洁的台灯,是为规模化的工业生产而设计的。与极简设计搭配的是其出众的功能性:灯颈可以任意调节角度,而底座却非常稳健。加上价格便宜,这款台灯在经济大萧条时期仍然热卖。

康登台灯(来源:1stdibscdn

与之不同,同时期的这盏美国台灯(Brass Bakelite Table Lamp),仍是满满的装饰艺术气息:玻璃灯罩、黄铜灯架、带装饰线的胶木底座,黑色与金色的搭配。

美国装饰艺术风格台灯(来源:pinimag

1941-1960:欧洲设计突起

对于工业发展来说,战争是一个契机。战后,空气动力学的研究延伸到了汽车设计领域。德国的大众甲壳虫是个经典的例子。

 

二战对德国工业设计的打击很大。包豪斯学校被强行关闭,纳粹的极权主义,不仅压抑了德国设计的自由发展,也迫使包豪斯一派的主要人物移居美国。尽管二战结束后,德国百废待兴,但对于脱离极权束缚的德国设计界来说,这是重新发展的起点。

继包豪斯学校之后,1953 年,乌尔姆设计学院成立。这个学院继承了包豪斯开创的现代设计教育模式,进一步推动了功能原则、人体工学原则等在工业设计中的运用,并大力提倡“优良设计”的责任感。时至今日,人们对于德国设计的信任与好感,就是从那个时期开始一步步被建立起来的。

而在这一时期的展品中,我们可以看到不少德国博朗公司(Braun GmbH)出产的家用电器。有唱盘机、收音机、电风扇、咖啡研磨机以及摄像机等。

 

北欧的简洁设计,也开始逐渐崭露头角。比如这套丹麦产的 Lundtofte Coffe Set,咖啡壶、糖罐和奶罐使用的是不锈钢材质,把手用藤编包裹,体现的是北欧设计不重装饰、讲求实用性与品质感的特点。瑞典著名的哈苏相机,也是这种简洁设计的代表。

1961-1980:大众化

许多新鲜事物开始出现,便携电视、便携收音机、柯达傻瓜相机、宝丽来相机以及随身听等。日本设计开始慢慢渗透进由欧美国家独占的市场。1979 年,由木原信敏设计的索尼随身听,一上市就十分抢手。

索尼 TPS-L2 随声听(来源:wikimedia

如果仔细看,你会发现,Logo、包装等商业元素开始频繁出现,品牌的意识开始增强。材质的使用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过去铝制的打字机,换成了塑料外壳,变得更为便携;而此时它也不再是商务人士的一个身份象征,这台鲜红色的奥列维蒂打字机(Olivetti Valentine Typewritter),即使是一名普通的文员也支付得起。

奥列维蒂情人打字机(来源:typepad

而这把在今天再常见不过的塑料潘通椅(Panton Chair),是世界上第一款一次模压成型的玻璃纤维增强塑料椅。新型材料的使用,使它更为坚固。而具有一定弯曲度的椅面,是参照人体结构设计的。

潘通椅(来源:ippinka

1980 至今:情感化设计及多元流派

进入 80 年代之后,观众被唤起的可能更多的是回忆,而不是新奇感。因为无论是 1998 年上市的造型圆润的 iMac,摩托罗拉手提电话,任天堂游戏机还是 Swatch 手表,都可能曾经真实地走进过我们的生活。

与当代设计相似,80 年代之后,各类设计风格开始盛行。比如 1990 年的这个蜘蛛造型的榨汁机(Alessi Juicy Salif),是法国设计师 Philippe Starck 设计的。锃亮的金属表面以及独特的造型,有一种十足的未来感。

Alessi Juicy Salif(来源:edilportale
使用方法(来源:wordpress

有意思的是,类似的“仿生”设计在这个时期频繁出现。比如 1985 年美国设计师 Michael Graves 设计的鸣笛水壶(Alessi Whistling Kettle),水开时会发出鸣笛声的鸟笛,是整把不锈钢水壶的亮点。

鸣笛水壶(来源:amazonaws

再比如意大利设计师 Alessandro Mendini 为阿莱西公司设计的快乐男孩开瓶器(Alessi Corkscrew AM23)和安娜 G 开瓶器(Alessi Anna G)。

 

展览地点:上海汽车博物馆

展出时间:2017 年 1 月,可能延展

题图及文内图(如无注明)由上海汽车博物馆提供

来源:好奇心日报

One thought on “关于 160 年来设计如何改变我们的生活,上海这场展览都提到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